建站頻道
    當前位置: 中國美術家網 >> 藝術4pxapp >> 4pxapp庫 >> 書畫 藝術 美術 國畫 北京 綜合4pxapp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董邦達和《歲朝圖》 看文人書畫雅集趣味

        作者:朱萬章2021-01-18 07:58:57 來源:美術報
        董邦達和《歲朝圖》 看文人書畫雅集趣味

        清 董邦達等 歲朝圖 105×54cm 紙本設色 廣州藝術博物院藏

        董邦達(1696-1769)為清乾隆時期重要的詞臣畫家,平生以山水馳譽畫壇。在其傳世的近四百件畫作中,山水畫幾乎佔據了百分九十八以上。其少量的非以山水為主題的繪畫,以《歲朝圖》(廣州藝術博物院藏)為代表,可看出其在山水之外的藝術造詣。

        《歲朝圖》系董邦達與勵宗萬(1705-1759)、張若靄(1713-1746)合作而成。圖繪折枝花卉,一鬆枝、一梅花、一翠竹和一山茶花。董邦達在畫幅右上側題識曰:“東山寫松”,鈐白文方印“邦達”和朱文方印“東山”;勵宗萬在畫幅右下側題識曰:“衣園添竹”,鈐朱文方印“宗萬書印”和白文方印“衣園”;張若靄在畫幅右下側題識曰:“煉雪畫山茶、梅花”,鈐白文長方印“靄”。很顯然,這是三人即興揮毫之作,各自均以最為擅長且最為便捷的藝術載體呈現在畫中。除董邦達外,勵宗萬和張若靄也均以山水見長,兼擅花鳥。勵宗萬有《梅竹芝石圖軸》、《月下梅花圖》和《桂菊圖》(均藏河北博物院)行世,可知其兼擅梅竹、靈芝、桂菊;張若靄有《五君子圖》卷(遼寧省旅順博物館藏)和《水仙》、《松竹鳴禽圖》、《臨揚補之南枝圖》和《寫生花果》(均藏台北故宮博物院)行世,可知其兼擅松竹、水仙、梅花和其他花果等(《五君子圖》描繪的是五株古松)。三人中,董邦達的年齡最大,勵宗萬次之,而張若靄最小,故三人合作此畫或以年齒尊長為序,董邦達題識及畫松均居於畫幅顯著位置,其松枝佔據了畫面三分之二以上篇幅,而勵宗萬的畫竹及張若靄的山茶梅花則成為一種陪襯。無獨有偶,在董邦達與鄒一桂(1686-1772)、蔣溥(1708-1761)合作的《三友圖》(瀋陽故宮博物院藏)中,其畫面造型也是如此:董邦達所畫的古松佔據畫幅一半以上,而且頂天立地,而鄒一桂的梅花與蔣溥的叢竹則點綴在山石間,烘托着古松。由此可知,無論何種組合的詞臣畫家雅聚,董邦達總是處於中心位置。顯而易見,這是與董邦達供奉內廷,深得乾隆恩寵分不開的。

        在三人繪畫之外,畫心尚有梁詩正(1697-1764)、陳邦彥(1678-1752)、汪由敦(1691-1758)和裘日修(1712-1773)的題詩。梁詩正題曰:“歲朝圖。竹影檀欒,松枝偃仰。中有古梅,衝寒欲放。玉茗風流,差堪相傍。三友寫生,豪端春盎。心跡雙清,永懷貞亮。我愛畫禪,實資供養。斗室無塵,香凝紙帳。與此圖宜,宜以見餉。乙丑長至前二日,薌林正題”,鈐朱文橢圓印“梁”、白文方印“詩正”和朱文方印“養仲”;陳邦彥題曰:“松留霜後青,梅發雪中白。一點鶴頭丹,新篁映深碧。彩袖寫仙姿,春光生禁掖。折枝寄同心,相期託金石。匏廬題”,鈐白文方印“臣邦彥”和朱文長方印“玉堂學士”;汪由敦題曰:“一枝竹外雪初乾,落落松陰共歲寒。更倩集賢揮翰手,鶴頭傳取寸心丹。豔色清香斗晚妍,松筠蒼翠各參天。玉堂合作屏山供,不遣纖塵到硯邊。讓溪汪由敦”,鈐朱文聯珠印“由”、“敦”;裘日修題曰:“八磚晝影斜金鋪,捉筆合三友圖。檀欒偃仰各有態,竹既君子松大夫。冰花幾朵冒霜雪,形容乃似山澤癯。其間山茶亦位置,娟娟何自來仙姝。羣公未必無意此,歲寒心事差不孤。酒酣燭跋交履舄,還須紅袖親相扶。新年最喜聞好語,詩成一笑同盧都。乾隆乙丑長至節前三日,南州裘曰修戲題”,鈐白文聯珠印“日”、“修”。在梁詩正和裘日修的題跋中均落有年款“乙丑”,此為乾隆十年(1745年),據此可知以董邦達為主導的此次雅集揮毫的時間當在此年。在此前一年,即乾隆九年(1744年),時年四十九歲的董邦達充日講起居注官,遷侍讀學士,並在這一年與張照、梁詩正、勵宗萬、張若靄、莊有恭、裘日修、陳邦彥、觀保等一起參與修輯《石渠寶笈·初編》。很明顯,參與《歲朝圖》書畫創作的七人,都是《石渠寶笈·初編》的主要編撰成員。此畫由宮中同僚共同來完成,既是歲末應景的產物,亦是以《石渠寶笈·初編》為中心的朋友圈的縮影。而在董邦達與鄒一桂、蔣溥合作的《三友圖》中,亦有董邦達、鄒一桂、梁詩正、汪由敦、蔣溥、嵇璜等人題詩,題詩者與《歲朝圖》亦大致重合,可見在編撰《石渠寶笈·初編》期間,這類書畫雅集是比較常態的。

        在《歲朝圖》中,董邦達所繪的松枝細膩精緻,其松針工整秀逸,縱橫交錯,繁密而不凌亂,且以淡墨暈染,體現其畫松的嫺熟技巧。在其山水畫中,亦可見類似的松樹,如《靈巖積翠圖》、《松濤泉韻圖》、《松泉濯足圖》、《仿倪瓚疏林含秀》、《松澗雲風》(均藏台北故宮博物院)、《三希堂記意圖軸》(北京故宮博物院藏)、《慈山圖軸》(上海博物館藏)、《松壑雲泉圖》(天津博物館藏)、《松筠清籟圖》(浙江省博物館藏)、《松崖苔磴圖卷》(首都博物館藏)、《松溪夜泛圖》(山東博物館藏)、《松亭飛瀑圖》(瀋陽故宮博物院藏)和《月淨松谿圖》(山東濟南市博物館藏)等畫中,虯曲的樹幹與婆娑的松針老辣勁練,與山水融為一體。董邦達亦有《仿各家樹譜》卷(北京市工藝品進出口公司藏)行世,可知其在畫樹方面獨擅勝場,恰與其精擅的山水相互依存,相得益彰。在其山水畫中,松樹是配角;而在《歲朝圖》中,松枝則成為主角。無論配角還是主角,都可見到董邦達在不同的場域所展現的相同筆墨。毫無疑問,松樹成為董邦達藝術歷程中僅次於山水的藝術專長。

        2021年1月13日於西壩河左岸

        (作者系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館員,中國美協理論委員會委員)

        責任編輯:靜愚
      相關內容
      More.. 名人堂
        More.. 藝術展訊
        • 中國美術家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© meishujia.cn,All right
        • 業務部: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香爐營東巷2號院3號樓6單元103
        • 郵編:100069
        • 電話:1805307787713261878869
        • 技術部:北京市西城區虎坊路19號院10號樓1803室
        • 郵編:100052
        • 電話:18611689969
        • 熱線:服務QQ:529512899電子郵箱:fuwu@meishujia.cnbeijing@meishujia.cn
        Processed in 0.086(s)   13 queries
        update:
        memory 4.255(mb)